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二章 黎蘭心

    易圣又道:“其二,你速速找到許曉蕾,紅塵道必須與清靈仙體配合,才有可能破解這大劫的到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奇道:“這又是為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圣道:“在紅塵尊主隕落后的這幾千年里,我反復推演,發現只有清靈仙體這種對靈氣的契合程度最高得體質,與世俗氣息最為相似紅塵混沌力配合起來,欺騙過天意,才有一絲可能保全整個修道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苦笑道:“曉蕾現在與我誤會甚深,即便是我有心與她配合,恐怕她也不會愿意理睬我?!?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圣道:“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棲。感情本來就是最難以揣測的東西,我知道你與許曉蕾在下修界曾互有情誼,此次安排她進十萬大山歷練,也多少存了讓你們兩人重歸于好的心思,但即使我因此受到天意反噬強行安排了,最終還是功敗垂成,看來只得靠你自己?!?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奇道:“易圣將曉蕾喚來即可,為何還需要晚輩去找她?”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圣苦笑道:“還不是多虧了你在十萬大山的荒唐事,她心神受到沖擊,已然被天魔感染入體,現在逃出門派,恐怕又要生靈涂炭了。靈修界的魔劫,現在雖然逐漸增多,但有我們真圣擔著,你不必擔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臉一紅,拱手道:“晚輩謹遵法旨,這就動身?!?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易圣又重新囑咐道:“今日我與你說的這些,已然是泄露天機,你切記不要再說與更多的人知曉,小心天意反噬?!?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罷,易圣的身影如同霧氣一般,隱隱消散不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站在原地低頭思索良久,終是長嘆一聲。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卻聽得身后“吱呀”一聲,一間廂房的門徐徐打開,周裘慢慢走出來,俏皮的笑道:“剛運完功,便聽得你長吁短嘆的,莫不是想起了下修界的道侶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手一揮,便將周裘抓至身前,在驚呼聲中刮了刮她的鼻子,淡聲笑道:“沒想到你居然也會吃飛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咳咳咳……”又是幾聲咳嗽聲響起,瓦鐵華也運功療傷完畢,神念自是掃到院子中彷小南與周裘的舉動,為避免兩人尷尬,便在自己的廂房中故意咳嗽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周裘俏臉一紅,連忙從彷小南懷中掙脫,還狠狠的跺了他一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尷尬的抓了抓頭,道:“既然都出來了,我們先去找七樓主喝杯茶,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走向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此時正在坐在寶樓的貴賓廳處,直勾勾的盯著桌上茶杯里面忽浮忽沉的茶梗,好像這茶梗是天底下最精彩的寶貝一般,讓她難以挪開雙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坐在她對面的一位中年修士,也直勾勾的盯著她欣賞,仿佛她才是天地之間最靚麗的風景一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位中年修士雙頰雪白,鷹鼻鳳眼,眉挑如飛,雖然俊美,卻不知為何,始終透著一股傲慢神色。他右手輕搖著一把折扇,穿一身文士的白色長袍,那折扇扇骨晶瑩剔透,在空中蕩漾出一股極濃郁的水系靈氣,將中年修士的身姿襯托得風流富貴,端的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高級法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就這般各盯各的,僵持良久。終于是七樓主先忍不住了,向文士吼道:“黎蘭心,生意做完了就早點走吧,老賴著干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文士呵呵一笑,折扇收攏,在左手輕輕拍著,也不回答七樓主那無理的問話,反而問道:“我黎蘭心在七樓主眼中看來,財富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道:“你們黎家一家就占了整個云夢澤,自然是靈修界首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黎蘭心又問道:“那我相貌如何?實力又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不耐煩的道:“相貌甚好,實力頂呱呱,可我就是不喜歡,你就別來煩我了行不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并不惱怒,起身踱步道:“你也知道我云夢澤黎家,家大業大,實力雄厚,多少女子即使無法與我結為道侶,也乞求與我一夕之歡,但我對那些個女子從來都是不假顏色。我黎蘭心自忖也是個心高氣傲之輩,但偏偏就只愿意拜倒在七樓主的裙下,為何七樓主始終不愿正眼相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道:“你愿意拜就拜,關我什么事?我不喜歡你這個類型的,求求你做個好人,放了我好不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道:“那七樓主喜歡什么類型的,我改還不行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沒好氣的道:“我喜歡頂點立地的大英雄,大豪杰,力挽狂瀾拯救眾生的?!?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笑道:“這靈修界安穩了數千年,哪來那么多蒼生等待拯救?就算是絞殺外域天魔入侵,也都是諸位真圣老祖在庇佑我等,莫非七樓主要嫁與我家老祖不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在正在鋒芒相對只是,忽然一陣腳步聲在廳外響起,未待來人入廳,一陣爽朗的話語便提前響了起來:“七樓主,我要的丹藥你準備好了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來人正是彷小南,他身后還緊緊跟著瓦鐵華與周裘二人。結束了療傷與調養,便過來找七樓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只見七樓主眼珠一轉,臉上頓時露出開心得笑容,三步并作兩步往前蹦去,撲進彷小南懷中,神態極為親密,嬌聲道:“早就準備好了,只等彷君你來取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被這突然襲擊弄得懵住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而身后的周裘眼中也露出一陣復雜的神色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旁的黎蘭心起先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臉上怒容頓起,然后又硬生生壓了下去,換了一臉笑容道:“七樓主,莫要頑皮,你就算拒絕我,也不要隨便挑個人就開始演戲,自身清白不要了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斜了黎蘭心一眼,道:“在你面前還用得著演戲?反正早晚都要告訴你的,以前怕壞了我們的合作關系,現在既然你如此癡心一片,再瞞下去就太傷人了,趁早讓你認清現實也好?!?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也不顧黎蘭心臉色越來越難看,親密的靠在彷小南懷中,悄悄對他傳音道:“這家伙煩死人,但又是個生意上的重要客戶,不好得罪。借你名頭用一下,別穿幫?!?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微微一笑,右手輕輕用力,將七樓主的小蠻腰穩穩環住。七樓主沒料到彷小南忽然來這一手,不由得發出一聲低低的驚呼,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的嘴唇已離彷小南的臉龐只差幾寸的距離了,一張俏臉不由得通紅,心中又羞又惱,偷偷將腳狠狠踩在彷小南腳上出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細微的小舉動如何能瞞過觀察著七樓主一舉一動的黎蘭心?看著眼前這對情侶的親密小動作,他臉上故作鎮定的笑容已漸漸凝固,一邊打開折扇輕輕搖晃來掩飾自己的尷尬,一邊問道:“原來七樓主早心有所屬,閣下倒是眼生得很,敢問閣下名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軟香在懷,忍著腳背錐心的疼,朗聲笑道:“在下乃是下修界破天盟盟主彷小南,對靈修界也不甚熟悉,閣下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大笑道:“我當是哪路豪杰,原來是下修界才上來的土包子,后面那位恐怕是他的道侶吧?七樓主你這眼光真是差勁的很,居然給土包子當小三,哈哈哈哈?!?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聽到如此詆毀之言,彷小南還未答話,他身后的周裘臉上已然變色,瓦鐵華更是眼中露出一絲嗜血光芒,蠢蠢欲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皺起眉頭,對黎蘭心道:“你這見識淺薄的話也好意思說出口?你知不知道十萬大山的地上魔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道:“自然是知道的,外域天魔入界,在十萬大山造了地上魔國,多虧獸尊出手才予以剿殺,但這又與這土包子有何關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七樓主冷笑道:“眼前這位,就是舍身接引天地雷電轟擊魔國靈脈,協助獸尊大破域外天魔的大英雄、大豪杰,比起你這龜縮在云夢澤的公子爺來說,當然更值得我喜歡,他有道侶又怎樣?我們兩人你情我愿,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說三道四?!?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黎蘭心被七樓主如此堵話,早已是臉上氣的發白,他本是云夢澤黎家的天之驕子,何時受過這等委屈?只見他拿扇子的手青筋畢露,微微顫抖,胸膛也起伏不定,忽然一收折扇,對著彷小南拱手笑道:“原來是在下莽撞,有眼不識泰山,得罪得罪,彷兄立下如此大功,真是堪稱俊杰?!?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嘴上說著得罪,眼中卻半分歉意都沒有,身板依然高傲的挺著,彷小南在下修界和社會之中摸爬滾打多年,早已閱人無數,遠不是這種公子哥兒可比的,當下也不跟他答話,依舊笑瞇瞇的看著黎蘭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果然這黎蘭心稍微一拱手就匆匆的放了下去,似乎這客套的舉動已經丟了他不少面子一般,他臉上掛著假笑,道:“我久居云夢澤中,長輩耳提面命,只是叫我修煉,不許我闖蕩靈修界,連個切磋的對象也沒有,如今見到彷兄這等英雄人物,不由得技癢難耐,還想請彷兄指教一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彷小南正要答話,忽然感覺懷中七樓主搭在他胸前的玉手稍稍用力揪了他一下阻止了他開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上拉加載下一章 s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现场直墦 內蒙古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平台如何控制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彩票十大信誉排行平台网 十五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顶MG娱乐场 秒速飞艇怎么作弊 快乐时时彩a盘开奖号码 江苏7位数预测专家 时时彩个位计划走势图 有带合伙人的上下分棋牌吗 2017年62期开什么码 辽宁11选5下载 吉林新乡吉林十一选五 百人牛牛在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