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一章 咒殺

    副城主府內,一棟三層小樓之上,有靜室一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靜室之內,有一供桌,桌上正前方有尺高獨角魔神一尊,這黑色神像黝黑陰森,模樣古怪,隱隱透著一種古怪氣息,一眼看去,仿佛有攝人心神之感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神像之前,擺有香爐香燭,以及桃木劍一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名批頭散發的青袍中年人正負手站在供桌之前,一臉傲然之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這是那人今日下午喝剩的茶杯,我特意讓人留下!”黃管家一臉客氣地小心翼翼送上來一個盤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盤子之上,一只還帶著半杯茶水的杯子,赫然便是下午彷小南所用過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微微凝眉,道:“沒有其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有了,那小子謹慎的很,身上之物甚難拿到!”黃管家干笑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嗯!”劉先生皺眉點了點頭,看向這茶杯,道:“此物無他人接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絕對沒有,那小子喝過之后,我命人以棉布包裹取起,絕對無任何人接觸!”黃管家保證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道:“只有此物,施術甚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哈哈,在下知道材料有些不夠;若是別人單憑此物或許不能,但相信以劉先生的術法造詣,應當問題不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黃管家緩聲笑道:“否則,我家大人也不會特意請您過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番言語,讓劉先生甚是滿意,自負笑道:“若論咒術,這天下能超過我劉氏一門者少有;雖然材料少了些,但既然駱城主如此客氣,那么只要對方實力不超過我,此事倒是可以一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哈哈,那就有勞劉先生了!只要此事成了,關于劉先生所求,我家大人定然盡力!”黃管家呵呵笑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嗯!如此我便盡力一試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說只是盡力,但這劉先生卻是一臉自信,讓旁邊的黃管家滿意不已;這位劉先生可是他推薦的,若是此事不成,那他在主家面前,卻是也沒了面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在供桌之前站定,伸手拿起旁邊的一塊純白棉布,小心翼翼包起杯子放到供桌之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切準備就緒,這劉先生神情一肅,伸手拿起供桌之上的桃木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旁邊的黃管家見狀,趕緊退到一邊,生怕驚擾了劉先生做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手握桃木劍,都輕輕一抖,帥氣地挽了一個?;?,將木劍豎于胸前,沉聲道:“天地有神明,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罷,然后便是桃木劍朝著供桌一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供桌之上的香燭無風自燃,瞬時之間,淡淡青煙繚繞,屋內頓時多了幾分詭異之氣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批頭散發站在這地,雙手捧劍,朝著那神像肅然鞠身三次,然后左手輕捏劍訣,虛虛指向那茶杯,微閉雙眸,沉聲念道:“人有人氣,魂有魂息,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隨著左手劍訣輕輕地一挑,那茶杯之上,一團淡淡靈光環繞,然后便似有一絲氣息隨著他的劍訣輕挑,輕輕騰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感受到這一絲氣息,劉先生那微瞇的雙眸,一抹亮色閃過;果然只有一人的氣息,沒有混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手中劍訣挑著這一絲氣息輕輕朝著那香爐一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一絲氣息便落在那香爐之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恭請吾神,辨其氣息,察其所在,定其之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待得氣息在香爐之上穩定,劉先生一揮木劍,一聲沉喝,便朝著那香爐氣息一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瞬時之間,只見那魔神神像隱隱有烏光亮起,那裊裊升起之青煙,在香爐之上開始飛速盤旋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嗚嗚嗚。。。。。?!?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青煙風旋越轉越快,甚至發出呼嘯之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瞧著這景象,旁邊的黃管家臉上露出了敬畏之色,又臉露喜色,不愧是靈修第一的咒術世家,這劉先生出手果然非同尋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此時,在遠處的客棧之中,彷小南突然眼睛猛然一睜,低頭看向胸口之上的靈犀。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見此時靈犀正在輕輕忽閃,陰陽二色不時轉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嗯”彷小南眉頭一揚,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伸出食指輕輕點在那靈犀之上,微微閉目,嘴角逐漸騰起一絲淡淡的冷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邊,風旋逐漸平穩,以不緊不慢地速度在香爐之上穩定旋轉,劉先生更是臉露得色,魔神已經鎖定對方氣息所在,只待一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這小樓不遠處的一間靜室之內,駱副城主正在一個蒲團之上,盤膝而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雙眼眸低垂,似乎在入定,但那眼皮之下卻是偶爾輕輕蠕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丁甲齊備,鎖魂定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劉先生那披散頭發瀟灑地一甩,整個人猛然后退一步,手中木劍斜斜揚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那風旋也是驟然一急,魔神神像烏光大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遠處陰陽靈犀的急促閃爍之中,劉先生手中木劍朝著那風旋猛然一劈,沉聲河道:“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咔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在劉先生臉色微微一白,眼中得意之色閃過之時,只聽得似乎有細微雷鳴之聲閃過,卻是讓人心寒一顫;緊接著便是一聲驚天慘嚎在耳邊響起,那供桌之上的魔神像,瞬間裂成七八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在劉先生心驚魄動,愕然之時,一股驚天魔力反噬而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口鮮血猛然噴出,劉先生面容瞬間慘白,仰頭便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怎。。。怎么回事”旁邊的黃管家滿臉駭然,他倒是沒聽得什么,只是見著這魔神像驟然開裂,然后便是劉先生噴血倒地,氣息微弱,奄奄一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突然門被打開,駱副城主大步走進來,掃視了一眼屋內景象,臉色一沉,閃身便出現在了劉先生身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怎么回事”盯著那倒在地上,口中還在不停冒血,已經逐漸兩眼無神的劉先生,駱副城主厲聲問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咯咯……”聽得這一聲厲喝,那氣息微弱的劉先生,眼睛動了動,勉強看向那駱副城主,眼中閃過一抹怨恨之色,艱難地張了張嘴,喉中血鳴:“咯…爾等。。。誤。。。誤我,致我劉家。。。魔。。。魔神受損,此。。。仇絕。。。難。。。甘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看著勉強說完這話,便頭一歪死去的劉先生,駱副城主面容瞬間鐵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想不到目的沒達到,反而卻是與劉家結仇,雖然他是老祖弟子,可身為靈修第一咒術世家的劉家卻又是哪里好惹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若只是死了這劉先生倒也罷了,可已經損及劉家供奉之魔神,這卻已經不是輕易能解決之事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黑龙江省11选 排列五在线计划 vr家用游戏机全套多少钱 时时追长龙破产 7星彩500走势图 四川省金7乐开奖走势图 3分彩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什么棋牌游戏最火 双色球(超长版)走势图2 彩票怎么买 美东2分彩来源解析 极速赛车5码3期计划 2019年时时彩20分钟开一期吗 财神爷心水资料6 快乐十二助手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