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章 教誨

    翌日,暖陽東升,鳥兒輕鳴,陽光輕輕灑落在山間,將晨霧緩緩驅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天璇峰主葉柔剛剛用過早餐,便有弟子恭敬地走了進來,道:“剛收到宗主傳訊,請師尊前往天樞峰議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可有說何事”葉柔緩緩放下茶杯,淡聲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傳訊中未曾提及!”弟子回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點了點頭,道:“知道了,我等下便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又喝了兩口茶,葉柔這才起身,走出院外,騰空而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天樞峰乃是天星宗宗門所在,天星宗宗主趙旭云更是天星宗的兩位半圣之一,在天星宗乃至整個天盟之內,具有頗高威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剛剛在天樞院前降下身形,便有執事弟子上前,恭敬抱拳,道:“見過葉峰主,宗主此刻正在偏殿靜息,請峰主自行前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葉柔點了點頭,便緩步朝著院內行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多時,便走入一座小殿之內,朝著上首一位白發老者,拱手行禮,道:“葉柔見過師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柔來了,坐吧!”老者和藹一笑,揮了揮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在左首的椅子上坐下,這才笑道:“不知師尊大早喚弟子前來作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沒什么大事!”老者微微一笑,兩條修長的白眉揚了揚,道:“最近你的境界如何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弟子最近一直潛心修行,穩固境界,預計三年之內有望沖擊半圣之境!”葉柔沉聲應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者滿意地點了點頭,道:“不錯,你今年不過四十,若是四十五歲之前能順利進階半圣,我天星宗便算是后繼有人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弟子一定全心盡力,不負師尊重望!”葉柔拱手恭敬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老者緩緩點頭,然后端茶茶杯喝了一口,這才道:“對了,最近你峰上來了客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眉頭一揚,緩聲笑道:“云夢澤黎云的女兒青夷過來,弟子正讓小蕓陪著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是黎澤主家的孩子啊,這可得好生招待!”老者頷首撫須感嘆道:“以前自黎澤主還未進階半圣之前,還時常來我天星宗游玩;這一旦進階接任澤主之后,便未有機會再見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旁邊葉柔也緩緩點頭:“是啊,我都有好些年沒見她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人感嘆了一番,老者才繼續道:“聽說,有個叫方南的年輕人一路跟著過來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眼眸眨了眨,緩聲笑道:“正是,他與青夷一塊來的;聽青夷說,方南在南陵鎮救了他們兄妹兩次,而且弟子也見了,不錯的年輕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老者點了點頭,微微皺眉,道:“但我聽說,這方南最近惹了不少事,而且還與那金光門的人有些仇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微微皺眉,沉眸哼聲:“這方南乃是我天璇峰的客人,看來是有人在師尊面前說了些不好聽的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哎。。。小柔,雖然是你天璇峰的客人,但這該要注意的還是要注意;畢竟對方是那金光老祖的嫡孫,宗門也為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到這處,老者又嘆了口氣,道:“且不管如何,年輕人年輕氣盛,萬一真鬧出什么事,咱們也脫不了關系!雖然遠來是客,咱們不好如何。。。但還是必須多多管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深吸了口氣,皺眉應道:“我知道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明白就好!”老者一臉希冀地看著葉柔,道:“咱們天星宗雖說不小,而且也不真怕什么事;但畢竟人家有圣境,這該要謹慎的還是要謹慎;等你以后若是有機會,進階了圣境。。。咱們在這靈修,那也就無需這般瞻前顧后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師尊,徒兒一定會努力的!”看著師父那這般模樣,葉柔心頭一暖,沉聲應諾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老者欣慰地點頭,道:“好好努力,咱們可不能弱給凌云派去;她們多了一個有望圣境的清靈仙體,現在那徐林燕可是得意的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師尊放心,徒兒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晚邊的時候,修煉了一整天的彷小南,走出屋外,看著西墜的斜陽,愜意地伸了個懶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院外走進來一個仆役,恭敬地道:“方先生,峰主請您去膳堂用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峰主請我吃飯”彷小南微微一愣,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的,請您隨我來!”仆人恭敬地伸手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主人相邀,自然是不好拒絕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得不說天璇峰的風景極好,在懸崖邊的亭子里,幾個小菜,一壺好酒,甚是愜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本座這幾日事務繁忙,未能多盡地主之誼,倒是不知方少俠在我天璇峰過得可還舒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多謝峰主關心,一切甚好!”彷小南拱手笑著,心頭念頭輕閃,笑道:“倒是方某在此叨擾許久,心頭甚是不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呵呵。。。方少俠多慮了!”葉柔微微一笑,道:“若是少俠喜歡,住上個一年半載,本座也是歡迎之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多謝峰主如此客氣,在下倒是有些愧不敢當!不過過得數日,待得青夷她們歸來,我便要與她們繼續前往云夢澤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到這處,彷小南突然嘴角一翹,笑道:“說起來這些日子也給峰主添了不少麻煩,倒是也不敢多住了!否則只怕峰主要趕人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一愣,旋即便搖頭大笑了起來,道:“你小子倒是有些意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峰主突然請我吃飯,難道不是這個意思么”彷小南微笑著言語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倒還真不是!”葉柔一邊笑,一邊道:“不過你給本座惹了些麻煩倒是真的?!?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金陽還是厲青峰”彷小南揚眉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都有一些,當然主要還是金陽的緣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柔神情微肅,道:“圣境雖然沒有我上次說的那般可怕,但確實非是常人可以招惹!就算是我天星宗,也極為忌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哦”彷小南面容嚴肅,道:“對于這金光老祖到底是何來歷,在下還真是十分好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金光老祖在二十年前亦不過是一獨行半圣而已,為人亦正亦邪,身后有一個小家族;原本其壽元將盡,但卻是不知得了什么際遇,突然一下便進階了圣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其后,便開始大肆擴張,以其家族為根基建立了金光門,同時開始吞并其他門派。。。。。。但靈修也非是只有他一位圣境,而且早在千年前,為了靈修各派能自由發展,前輩圣境們也早已經立下規矩;故而便有其他圣境出手阻止,故而這才停手;開始不再參與金光門的俗務,將金光門交于其子金向陽!如同其他圣境一般,專心修行,不再輕易插手世間之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這金光老祖早些年混跡江湖,倒是也多少結下了不少善惡之緣,故而每年在這金光老祖壽辰之時,像咱們天星宗這般與他有過一些來往的,都會前去拜壽;留下一份香火情?!?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雖然金光老祖不再插手俗務,但金光門勢頭也不弱,雖然到目前為止只有金向陽一位半圣,但各派忌憚金光老祖聲威,都要給金光門一些顏面。金光門雖然未入幾大聯盟,但卻也是也無人敢招惹?!?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到這處,葉柔看向彷小南,沉聲地道:“那金陽乃是金向陽第二子,深得金光老祖喜愛;而你這小子卻也是有些拗性,所以,不管是為了你,還是為了我天星宗不惹麻煩;本座還是得告誡與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打小鬧無所謂,但切莫鬧出大事來,否則金光門找上門來,我卻是也無法護住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瞧著葉柔這般的諄諄教誨,彷小南倒是心頭漸暖,感激地拱手道:“多謝峰主之教誨回護,我一定銘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你知曉便好;在我天璇峰自然是無事,但若是過幾日你們要走,我命人送你們一程,便不會再與那金陽有何牽扯!以免多生事端!”葉柔滿意點頭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多謝峰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众盈娱乐五分快三 辽宁11选五玩法 环亚手机客户端下载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刘伯温心水论坛 福彩排列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结果 扑克十三水怎么玩 网赌输了100多万报警有用吗 福彩3d今天试机号关注号金码号 11选5全天免费计划 十三水带马牌规则 江苏11选五走势图 彩票注册送18开户 北京pc28蛋蛋最快开奖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