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一啄一飲,莫非天定

    彷小南悠悠地坐在童梓瑤的辦公室,端著茶杯抿了一口,又隨意地看了看四周的環境,不由地微微笑了起來。X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彷先生,您笑什么”彷小南不在的這兩年,童梓瑤明顯的變化很大,較之以前更多了幾分的成熟從容以及淡然,但此時看著自家老板的笑容,還是忍不住的俏臉微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都這么大的老總了,怎么還是這么一間小辦公室啊連裝修都不裝修一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彷小南笑了笑,放下茶杯,懶懶地靠在椅背上,道:“咱們賺了錢,還是要花的,不然賺那么多做什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童梓瑤一愣,旋即便笑了起來,道:“實在是太忙,顧不上!不過沒關系,現在老馬一個人在外邊跑不過來,我也得幫忙,所以在辦公室的時間倒是很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嗯!”彷小南點了點頭,看了看童梓瑤,又看了看那邊一臉熱切馬木秀,道:“這兩年你們辛苦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沒有,沒有。。。能夠為君上辦事,乃是屬下的榮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自從知曉自家大老板,竟然是那神秘而又大名鼎鼎的長生君,馬木秀這幾天便是笑成了傻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回這條大腿真是抱中了。。。他真沒想到,這修界最為粗壯的二條大腿之一,竟然能讓他抱中一條。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老馬。。。你現在實力還不強,就不用去參和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暫時瑞絲緹娜這條線,你還繼續跟著。。?!?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彷小南伸手摸出兩個玉瓶和一個小冊子丟了過去,笑道:“資源方面少不了你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伸手接過兩個玉瓶,還有上邊寫著的小冊子,馬木秀眼睛一亮,甚至連手都微微抖了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本他可是曾聽說過,這是一本可以讓一些資質普通,或者是過了最佳修煉時段的修士,快速進階的秘籍;只是聽聞早已失傳,連蜀中金剛門,也只是得了一些這的殘篇,便跨入了中大型門派的行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自己這手里可是一個整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原本他還只以為自己跟著老板,能混到金剛境就已經是幸運了;但現在有了這本秘籍,加上這足量的丹藥供應,而原本畢生無望的通靈境,完全有可能在十年之內順利破鏡通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看著手中的這本秘籍,馬木秀當下不管不顧地便是往地上一跪,俯首磕頭激動地顫聲道:“屬下一定為君上效死,萬死不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瞧著馬木秀那激動的模樣,彷小南倒是失聲笑了起來:“老馬,起來吧,說什么死不死的,就你現在這個實力,也還不夠資格為我去死!”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是是,屬下明白,一定不負君上期盼,達到能為主上去死的資格!”馬木秀一臉狗腿子樣,從地上笑嘻嘻地爬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行啦。。。東西給你了,自己把握就是,不用這么狗腿!”彷小南輕哼了一聲,然后看向旁邊看著這一幕已經有些愣神的童梓瑤。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童梓瑤確實是有些愣神,她只知道自家這位大老板來頭古怪,而老馬似乎也服氣,一直盡心盡力幫著瑞絲緹娜這邊擴張;就算是大老板這兩年沒冒頭,老馬雖然有些想法,但至少表面上還是老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前些天大老板還沒冒頭,就不知道老馬從哪里得來了消息,整天喜氣洋洋的,夸口說這回賺大了,大老板要回來了,連稱呼都變成了君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回更是夸張,直接就跪在地上,只怕沒抱著大腿表忠心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梓瑤!”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聽著彷小南的叫聲,童梓瑤才反應過來,慌亂地應了一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兩年你辛苦了。。?!貶菪∧銜⑽⑿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啊。。。啊。。。應該的,這是我該做的!”童梓瑤疑惑地看著自家大老板,不知道為什么大老板又提這事,難不成大老板打算給自己加股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既然付出了,那就應該得到回報!”彷小南淡聲笑道:“現在你有兩個選項,第一是給你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童梓瑤一驚,現在瑞絲緹娜的價值可不是以前可比,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放到以后起碼也是幾十、甚至上百億的價值。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不。。。彷先生,我不能要,這太多了!這一切都是您的功勞!”童梓瑤趕緊搖頭,拒絕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彷小南微微一笑,道:“不急,你先不要忙著拒絕,可以再聽聽第二個選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第二個”童梓瑤微微一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對。。。第二個!”彷小南點了點頭,道:“你的體質有些特殊,所以我可以幫你,讓你。。。青春永駐!”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童梓瑤瞪圓了眼睛,好一陣才捂著嘴巴“啊”了一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對于女人來說,青春永駐這樣的詞,簡直是具有無法形容的吸引力;相對于放才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對于本身已經有不少股份的童梓瑤來說,這個吸引力才叫真正的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旁的馬木秀羨慕看了童梓瑤一眼,眼中騰起了一抹古怪的調侃笑容,道:“啊什么啊呀。。。有君上在,別說青春永駐,就算是讓你跟我們一樣,甚至讓你活個一兩百歲也都不是問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然,青春永駐并不是本質上的,你一樣會衰老,只是會比常人看起來慢幾倍,壽命一樣會延長一些!”彷小南笑著道:“當然,這看你自己的選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看著那目瞪口呆滿臉震驚,還沒能回過神來的童梓瑤,馬木秀突然嘿嘿地笑著道:“梓瑤啊,咱們也共事這么久,老馬我也提醒你一聲。。。其實,兩樣都不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啊”童梓瑤終于回過神來,愣愣地看向馬木秀。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馬木秀擠了擠眼睛,道:“既然君上開口,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你就跟君上說,你要跟。。?!?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老馬!”彷小南眉頭微皺,淡聲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啊。。。不說了不說了!”馬木秀趕緊住了嘴,只是依然朝著童梓瑤擠了擠眼睛,然后一本正經地抬頭望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童梓瑤眨了眨眼睛,突然福至心靈,道:“彷先生,我都不要,我想跟你們一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彷小南輕輕地揚了揚眉,看了看童梓瑤,又皺眉看了看旁邊的馬木秀,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的神色,看得馬木秀和童梓瑤兩人心頭都是一陣驚疑緊張。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良久,彷小南才無奈嘆了口氣,道:“老馬,你這一下,不止把我坑了,還把你自己坑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啊”馬木秀一驚,雖然心頭迷糊,但卻是無由來地涌出了一絲不妙,道:“君上,這。。。這我可沒說什么呀,不關我的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啄一飲,莫非天定!唉。。?!眗w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陕西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北京快乐8走势图360 辽宁11选5app下载 赛车8码怎么做到无错 分分彩大小单双套利 吉林省11选取5开奖号 下载能提现的牛牛棋牌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海南举办过的大型体育赛事 北京pk赛车彩票平台 2019时时彩20分钟一期 带连线专业版 7星彩2000期走势图 华东6省15选5 浙江体彩11选五超长版 玩百人牛牛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