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八章 挑釁

    靈修界一共下來了七、八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七、八人,都是當初騰云子等人鎩羽而歸之后,被靈修界各派重新選派下來的高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這段日子里,或多或少地在派中都頗有些張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然,目的很簡單,便是立威,一洗騰云子等人被彷小南趕回靈修界的恥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七、八人,不止是在結盟的門派立威發浪,而且還開始浪的新高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華夏西北,地域廣闊;一省之地,近乎等于其他兩三省之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中修士門派家族,也有那么三五個之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除卻三家五派之昆侖、荀家,其中最大的便算是馬家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西北馬家,在修界也算是頗有名聲;門中通靈不少,也有那么兩三位;在西北這邊,雖然不能跟昆侖和荀家相比,但卻也是大門派;平日少有人敢招惹。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家大院在一處小山之上,叢林繁盛,諸多草木郁郁蔥蔥,在這樣的秋日里,顯得格外難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大院之內,有一個僻靜的小院,馬家家主馬前方正與一位馬家長老坐在院子里,悠閑地喝著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突然,一個弟子臉露慌亂之色地跑了進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家主,家主不好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什么事,這么慌慌亂亂的!”馬前方眉頭一皺,沉聲喝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被家主這般一喝,這弟子這才定了定神,驚聲地道:“不好了,家主;昆侖的張天宇打上門來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天宇?昆侖的張天宇?”馬前方一愣,旋即便愕然道:“那昆侖靈修使者張天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是,就是這個張天宇,現在正在門外,說要向我馬家高手挑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弟子話音剛落,遠處的門外便隱隱傳來了一個清朗的聲音:“在下靈修界昆侖張天宇,特來挑戰,還請貴派派高手與我一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站在馬家門口的年輕人二十來歲,看起來俊逸帥氣,站在那地瀟灑無比;若是平日,那可絕對是受妹子們歡迎的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此時,馬家的姑娘們卻是一點都顧不上對方的美色,都是一臉憤然地看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前方和長老兩人臉色陰沉地互相對視了兩眼,想起情報中關于這張天宇的實力,看著對方眼中的惱怒和無奈,馬前方才羞怒地哼聲道:“告訴他,我馬家不接受他的挑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那弟子跑出去之后,不多久又跑了回來,驚聲道:“如何是好?家主。。那廝竟然不走,就在門口等著!”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旁邊那位須發皆白的馬家長老無奈地看向自家家主,嘆了口氣,道:“家主,此子來自靈修界,此事定然需要慎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家家主臉色陰沉,惱怒地道:“這廝若不是靈修界來的,老夫非得弄死他不可;沒事竟然敢打上我馬家來,不若給赤城子招呼一聲,讓他叫回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瞧著一臉惱怒的家主,馬家長老嘆了口氣,無奈道:“他這若只是昆侖的人,咱們自然無需怕他,給赤城子打個電話也就行了;可他是靈修界古昆侖的人,只怕赤城子也管不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家家主深吸了口氣,起身怒道:“走,老夫且去會一會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成,不成!家主絕對不可出手!”旁邊的馬家長老,趕緊勸慰道:“那小子不過是二十來歲,家主出手,就算是贏了,也不光彩;這萬一若是輸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家家主怒哼了一聲,終于又坐下了,只是看向一旁須發皆白的長老,嘆了口氣,道:“我若不去,難不成你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馬長老苦笑了一聲,道:“讓孩兒們去看一眼,就說你我都不在;他若是硬要過招,就讓孩兒們陪他;總不能丟了我馬家的臉面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唉。。也只能如此了!”馬家主無奈地嘆了口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門口的張天宇,看著對面出來通報的那個中年人,聽著對方說完;便是冷笑了一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堂堂馬家家主,竟然做縮頭烏龜,嘖嘖。。這下修界簡直是讓人失望之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看著那邊揚長而去的張天宇,站在門口的中年人,臉色鐵青,牙齒咬得“咯咯”直響,但卻又無可奈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時只恨自家不是通靈,無法與對方一戰;否則怎么著都得上去,與對方死戰一場。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如此般的情況,在這一段時間里,多有發生。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除卻了有與靈修界結盟的數派之外,其他有通靈存在的門派,多數都遭受了這些靈修界使者的挑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整個修界各派差不多是一片混亂,除了少數那么幾個門派有應戰之外,大多數的門派長老家主們,都選擇了避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每天修界論壇之上,這挑戰的消息,不絕于耳;今天太極門被挑戰了,明天八卦宗被打上門來了,絡繹不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剛開始傳出某派避戰,眾人還會嘲笑一番,說是丟了下修界的臉面;但隨著被挑戰的門派越來越多,避戰的人也越來越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幾位靈修使者也越來越張狂,漸漸的眾人也不笑了;再沒有人能夠笑得出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下修界果然無人,我等年輕后輩找上門去,竟然無人敢應戰;難道這下修界除了一個彷小南,就沒有其他人了不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是幾位靈修使者,在修界論壇之上放出來的話,言語之中盡是羞辱和狂妄之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卻無人能上前應對,這些靈修界使者,一個個年紀不過是二十來歲;這資深的通靈境若是應戰,贏了可謂是勝之不武,若是輸了那就是大丟臉面;這自然是無人想要應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此時,整個修界,被人羞怒,自然也是無可奈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原本熱鬧的修界論壇,瞬時一片清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過這些靈修使者們,哪里愿就這般輕易放過?他們要的便就是打擊下修界修士信心,當下立馬便又有幺蛾子出來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什么?通靈大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聽得這個名字,那楊稍稍一愣,這才抬眼看向對面又找上門來的趙林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是!”趙林峰傲然一笑,道:“基于下修界修煉水平較之靈修界頗有落后,為了激發大家的修煉熱情;我靈修界諸派使者,準備在下修界舉辦一次通靈大賽,下修界所有未過花甲的通靈境都可參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然,這個大賽之上,我靈修界將提供各種丹藥、甚至秘術作為獎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炸金花单机游戏 快速pk10赛车是假的吗 五大联赛积分排名 188144今晚现场开奖结果 北京28走势开奖结果 江苏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天九牌口诀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下载 天津时时彩app 河北20选5下期预测 福彩十二生肖走势图 三分时时彩有多假 快三倍投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是合法的吗 辽宁全运彩11走势图 体彩足球竞彩兑奖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