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次正經的

    關于雙修這樣的事,總是有些羞人的,特別是對于女孩子來說。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趙小玉就是這樣認為的,若不是早已經與彷小南有了那啥,真會認為這家伙思想極端齷齪,跟那些所謂大師一樣,準備騙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這個時候,也只能是聽著彷小南的話,微閉著眼睛,臉色坨紅,鼻息微重,心跳如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感受著自己與彷小南口唇相接,同時胸腹緊緊相貼,手臂還緊緊地環抱在那堅實的頸項,盤腿而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咬著牙感受著體內那種**蝕骨的感覺,以及體內那隱隱浮現游走的那一絲滾燙氣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強行抑制住心頭那想要呻吟的沖動,感受著那絲滾燙氣息的游走,同時竭力地按照彷小南方才的囑托,將注意力完全放在這絲滾燙氣息的行走路線上;熟悉走向和位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這個時候,也很是難受的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感受著懷中的香軟以及那結合處的溫暖和緊束,心頭一陣陣的**勃發,恨不得立刻展開攻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此時卻也只能強行抑制住這些沖動,將自己體內的靈氣緩緩疏導,按照運行路線,從口中渡入那櫻唇之內,然后引導趙小玉體內氣息行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與下腹之處勃發之陰陽二氣連接融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紅塵道中,關于雙修之術,有著極多的記載和經驗;而身具九世經驗的黃先生更是在這方面經驗斐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關于玄陰姹女的經驗卻是并不多,只是說與玄陰姹女雙修,效果驚人至極,卻并沒有詳細記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所以雖然雙修方面,有著前輩經驗可循,雖然面對玄陰姹女,彷小南才發現這其中風險也是驚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雙修之時,必須引導陰陽二氣循經脈而行;而趙小玉根本沒有任何的經驗,必須要他來引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引導之時,卻偏偏又不能三心二意,一個不慎,便有可能岔氣,出現兩人都走火入魔的情況。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原本面對玄陰姹女之特殊誘惑便無法抗拒的彷小南,此時竟然還要專心一致引導氣息,這已經不能用苦不堪言這樣的詞來形容。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只是走到了這一步,彷小南也只能強撐著,不論是為了玄陰姹女在雙修方面的驚人效果;還是為了應諾了趙小玉的事情;仰或是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也只能是強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停地推動著陰陽二汽在兩人的體內,周而復始的反復循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只覺得這體內的那種讓人無法忍耐的沖動,在那陰陽二氣的反復循環之下,越來越強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甚至若不是最后的一絲理智依然在勉強維持,他早已經放棄了這種推動和維護,沉溺在那**和沖動之中去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這種度日如年的煎熬中,不知道過了多久,彷小南突然發現,自己這推動和維系的那個陰陽二氣驟然的輕松了起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甚至只需要一點點的推動之力,便能讓這陰陽二氣穩固和恒定地循著經脈在兩人之間運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小心翼翼地仔細觀察了一陣,停止了從口中渡氣引導的辦法,看著那陰陽二氣依然還能自行在兩人之間,以緩慢和恒定的速度循著經脈進行交換和運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確認了這一點之后,彷小南終于長舒了口氣;口中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壓抑了許久的嘶吼聲,一把托起那堅挺的****,然后在趙小玉的驚呼聲中,又狠狠地壓了下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痛苦而又歡愉的叫聲,正式的宣布了方才那不知多久的壓抑終于完全釋放。。。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喘息和歡吟聲此起彼伏,這次維持的時間似乎較之平日更久了幾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后,終于在最后的一聲歡吟聲中,完全結束。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兩人渾身都在微微地顫抖著,隨著方才最后的結束,一股龐大的陰陽二氣撞在一起,融合成了精純無比的靈氣,從相合之處灌入了兩人體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股精純無比的靈氣,近乎相等于兩人方才那兩三個小時之間交換的陰陽二汽的總和還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靈氣迅速地融入了兩人的體內,滋潤著皮膚、肌肉、骨骼以及那龐大的經脈,讓這些愈發的堅韌和強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同時,更多的靈氣融入了兩人的氣海丹田之內,持續而緩慢地滋養著全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長長了呼吸了兩次之后,渾身的那種微微顫抖終于完全地停止了下來;本身便已經是先天上階的他,很快的便將這些龐大的靈氣吸收完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甚至,他能夠感受到這幾個小時加上方才的這一次,這些靈氣已經完全的將他原本已經達到先天上階的身體機能和狀況,迅速地推到了先天巔峰之境。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距離金剛,真正的只有一步之遙。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甚至彷小南能夠確定,只要自己舍得青陽丹,或許在兩顆,甚至一顆的作用之下,便有可能穿破這一層紙,達到金剛之境。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滿心狂喜的彷小南,此時才真正的確認,這玄陰姹女之體,對于紅塵道的強悍輔助作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然,這種作用力是相互的,彷小南低頭看了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身下的趙小玉,卻依然還在渾身微微顫抖不已,甚至那櫻唇微張,不停地發出了低低的愉悅至極的細微聲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時她正在承受那精純無比的靈氣沖洗,由于是第一次正式雙修,這樣龐大的靈氣沖洗,所帶來的精神上和身體上的的愉悅感是難以言喻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過,這樣的情況,若是維持太久,對于精神是會造成一定的損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所以彷小南輕吸了一口,緩緩地覆蓋上去,將自己的氣息渡入了過去,幫助她引導這些靈氣的行走和疏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慢慢地幫她將靈氣倒入氣海丹田之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終于趙小玉那渾身的顫抖,和低低的呻吟聲慢慢消散;只是人也隨之沉沉的睡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已經正式筑基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趙小玉身體的情況,雖然早有了一定的心里準備,但彷小南依然忍不住地低低的驚呼了一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雖然前兩次,沒有正式雙修,但趙小玉在兩次的****之中,特別是第一次中,身體狀況和機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彷小南依然沒有想到,在自己陽氣的滋養以及和她精純陰氣的相互生息之下,僅僅是一次雙修,便能將趙小玉直接推到筑基的境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種效果,實在是太驚人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要知道普通人,就算是從小修煉,也需要幾年的時間磨煉;但趙小玉竟然就這么輕輕松松地正式筑基,彷小南心頭也只能是驚嘆無比。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雖然這其中,與他本身已經先天上階的實力有關,但彷小南依然也只能是確認,自己這一步沒有走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玄陰姹女之體,在自己這紅塵道和精純陽氣的作用之下,果然是前途無量!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只要這樣下去,或許不要多久,趙小玉便能凝聚出一絲真正的先天之氣,跨入凝氣境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滿足的嘆了口氣,然后去洗了一個澡,沉沉地睡了過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第二日,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早已經是空蕩蕩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坐起身來,才看到趙小玉站在窗旁,正靜靜地看著窗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時,聽得身后的響動,趙小玉轉過頭來,那晶瑩如玉的臉龐之上細細的絨毛在陽光之下,逸散著柔和誘人的光輝。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甜美的笑容讓人怦然心動:“你醒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嗯。。醒了!”彷小南微微地笑著,看著似乎與平日更多了一絲不同的趙小玉:“感覺怎么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感覺。。太奇妙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我現在。。我從來沒有感覺自己這么輕松過!簡直。。簡直覺得我的身體任何一處都是那么清凈舒服,隨心所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滿意地點著頭,然后笑道:“好吧。??蠢床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過,這只是開始,來。。我正式教你玄女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還要教?”趙小玉的臉瞬間緋紅,眼中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雖然每次都讓人**蝕骨,但現在她是真不想了,每次之后,她都需要三、四天才會開始回味想念。。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看著那俏美的臉龐之上露出的那種驚懼表情,彷小南忍不住地輕咳了一聲,苦笑寬慰,道:“這次不是。。這次是正經的。?!?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經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趙小玉的臉龐之上滿是淡淡的懷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嗯,正經的,我教你運氣。。這樣以后你就不需要每次靠我,才能練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哦。。好好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聽得不用再來一次,趙小玉大松了口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未完待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票开奖结果 近期篮球赛时间安排 mg电子游戏免费下载 排三今天晚开奖号 下载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mg版本阿拉德之怒链接 2016年运势最好的属相 福彩3d彩500 时时走势图技巧 梭哈online最新版 怎样做幸运大转盘 3d百位振幅走势图彩经网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河北十一选5下载 二八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