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協議

    “那我要怎么樣才能得到你這樣的能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如同彷小南所想,趙小玉只是稍稍地一遲疑,便問出了這個問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要急…很快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微微地笑著,玄陰姹女遇上陽氣過盛的紅塵道,而且雙方元陰、元陽都為對方所獲取,自然天成,此后陰陽互補,一日千里便就是順理成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原本帶著一些羞澀、不甘和無奈,前來的趙小玉,放下了所有包袱,心情大佳卻是生生地將一支紅酒喝下一半去;這還是彷小南加快進度,將紅酒分去一半,否則只怕這一整支在這里,也得被她給喝完了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了,差不多了,喝完了!”看著趙小玉還要拿酒瓶,彷小南搖了搖已經空蕩蕩的瓶子,聳肩道:“今兒就到這里吧,明天你還要上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哦…”看著空蕩蕩的瓶子,趙小玉紅彤彤的臉龐之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失望,但卻還是用力地點了點頭:“對,明天…明天還要上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推開椅子想要走出來,但這身形一晃,眼見的便要坐倒在地。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伸手一把撈起,便撈起她的手臂,伸手拉住,無奈笑道:“小心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呵呵…”趙小玉醉眼迷離地看著彷小南,一把撲到懷抱中,伸手勾住了彷小南的脖子:“你這個下流的家伙?!?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滿心苦笑,正要言語,卻聽得趙小玉臉頰通紅,大大的眼睛中滿是濃濃水色,道:“但…真的長得好看…還…真的很好聞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感覺著趙小玉靠在自己的脖子之處,輕輕地嗅著,氣息急促,彷小南這心頭也是滾燙之意噴發,下邊驟然而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呵呵…壞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明顯感受到了自己下腹又被某物頂住的趙小玉,哼聲地道:“你上次欺負我,這次輪到我欺負你了!長得看好了不起??!”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還沒來得及反應,便只聽得“撕拉”一聲,t恤便被某人撕成了兩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哇哦…上回沒用心看,果然好結實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被趙小玉伸手在胸口摸著,彷小南不由地輕吸了一口氣;下邊更是熾烈如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結果這妞竟然還不依不饒,伸手又往下摸…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八塊,真的八塊腹肌丫…哇…好性感!”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嘶…”感受著那小手在下腹之處摸索著,讓彷小南徹底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夠了…”彷小南低低地吼了一聲,兩眼已經是開始冒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呵呵…夠了?你上次折騰了我兩三個小時,這樣就夠了?”趙小玉秀美的臉龐帶著一絲醉意,又滿是興奮得意,突然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笑容,伸手一把朝著那蓬起的摸出抓了過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個驚呼,一個是終于爆發,在一片驚呼聲中,某個半醉的妞被一把抱了起來,三兩步便被弄上樓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放開我…這次輪到我了,看我怎么…啊…你這個混蛋…不要…”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狂風驟雨爆燃而起,房間之內混亂無比,如同上回一般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人卻仿佛毫無停歇之意,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之后,那聲息終于緩緩消停了下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趙小玉如玉的臉龐滿是淡淡的紅潤,那眼中的醉意早已經在這兩三個小時的劇烈運動中隨著汗水消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此時,正趴在某人的身上,喘著粗氣,一臉的嬌倦無力,絲毫不能動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怎么樣?服氣了沒?”彷小南的嘴角帶著一絲輕松和愜意。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被強行壓制了許久的過盛陽氣,終于得到了釋放,而且還獲取了玄陰之力的榮養,整個人的狀態不論是從心理還是身體終于達到了最佳。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哼…”趙小玉無力的輕哼了一聲,但那面容卻是白里透紅,仿佛一個剛剛新剝的雞蛋一般的誘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歇息了許久之后,趙小玉才有力氣伸出手指輕輕地在彷小南的胸口劃了劃,微微地帶著一絲羞意地道:“壞人,咱們…好像跟別人有些不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什么不同?”彷小南嘴角微微地一翹,低聲笑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我聽我兩個室友她們私下聊過,她們說她們男朋友一般也就是十幾分鐘,而什么有時候很厲害,什么半個小時的,讓她們都受不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微微地笑了笑,眼睛閃了閃,緩聲道:“當然不同,難道你以前真以為我一碰到你,就會出現問題,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呃…”趙小玉微微地愣了愣,然后卻是恨恨然地在彷小南的胸口小小地咬了一口,道:“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沒碰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吧…”彷小南笑了笑,道:“這跟我修煉的功法有關系,而且跟你的體質也有很大的關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你說我的體質很特殊,就是指這個?”趙小玉疑惑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差不多吧…你的體質對普通人可能沒什么影響,但對我來說,卻是如同助燃劑一般;隨時可能讓我這方面失去控制,當然…好處就是,你能夠幫助我解決修煉中的一些副作用,同時讓我修煉更快!”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聽的這話,趙小玉輕哼了一聲,道:“難怪你有了金妍秀還不有了,還要來招惹我!用心不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苦笑了一聲,道:“這也不是用心不良好吧,以我現在的情況,妍秀只是普通人,根本無法承受;就如同你室友一樣;你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而且,我也不打算招惹你的!只是那天真是…意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哼…要不是我知道是意外,你以為我會那樣放過你?”趙小玉又恨恨然地在彷小南胸口咬了一口,讓彷小南痛哼了一聲之后,才松口看了看那牙印,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突然道:“對了,你跟金妍秀不會還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沒有!我這種狀況,她沉受不起!”彷小南苦笑搖頭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趙小玉臉露愕然,然后眼睛卻是微微地一亮,似乎是不經意地言語,道:“那你們以后不是都不可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微瞇著眼睛,淡聲道:“嗯…不會,有你之后,我大部分時間都會正常起來;雖然比一般人會強,但我應該勉強能夠控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哦…”趙小玉目光微垂,眼中閃過了一抹淡淡的失望;但很快地便又滿足地輕輕嘆了口氣,旋即便轉換話題道:“對了,你說我我也能夠跟你一樣?要怎么學?”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嗯…”彷小南想了想,然后便笑了起來,道:“下次的時候,我再教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下次…壞人,流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趙小玉羞怒地揮起拳頭,狠狠地在彷小南的胸口砸了起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一把撈住拳頭,狠聲地威脅到:“好了,好了,不要再鬧了…再鬧,你今天晚上就不用睡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似乎感覺到了身下壓著的某物果真的似乎開始滾燙起來,趙小玉臉色一變,花容失色地抱著被子往旁邊便是一滾,驚聲地道:“你不要再來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彷小南聳了聳肩,無奈地道:“行…我說過你別招惹我就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啐…鬼才想招惹你呢…”趙小玉俏臉一紅,又偷偷地瞄了一眼某人那有若流線型的一身結實肌肉,羞聲地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了,你去洗澡吧…洗完澡睡覺,明天我安排人把你母親送到附一神經外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到附一嗎?”趙小玉臉上閃過一絲驚喜。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嗯…附一神經外科很不錯,比在二醫院強很多…到時候請他們主任會下診,拿出一個最佳的治療方案來,咱們再考慮接下來的情況;力保阿姨盡快的恢復!”彷小南點了點頭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太好了!”趙小玉興奮地撲過來,又在彷小南臉上親了一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好啦好啦…快去洗澡,不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哦…”趙小玉低低地驚呼了一聲,趕緊跳起來,抱著胸口朝著浴室跑了過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看著趙小玉那修長的背影,還有那雖然用手掩著,但卻依然顫動誘人的弧形半圓,彷小南輕輕地吐了口氣,眼中露出了一抹復雜的神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對是錯,不過他卻是知道,自己需要也想這樣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趙小玉在,他的修煉才能夠快速提升;才能夠消除那些讓人心煩意亂的副作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且…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經過了那混亂的一夜之后,他有些無法抗拒的想要趙小玉;雖然他可以克制自己不去找趙小玉,但現在這種情況,無法也不會拒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而趙小玉若真想學習修煉,那么本就可以陰陽互生的兩人,都會在其中得到極大的好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特別是趙小玉,雖然本無根基,但只要兩人真正地這樣修煉下去,那么她的進度將會是相當驚人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就算是不能完全追趕上彷小南,但也會相差不太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同樣,彷小南也十分的好奇,如果真這樣下去,具有千年罕見的玄陰姹女體質的趙小玉,能夠達到什么樣的程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若是將來能夠有一位這樣強力的幫手在,彷小南也相當的期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只不過,彷小南心知若真是如此,那么自己所要面對的便是更多資源的需求。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雖然兩人以雙修的方式修煉,趙小玉所需資源最多只需要他的一半甚至更少,但卻也是一份不小的數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讓彷小南有些頭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未完待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博兴新时时 11选5三码通选 什么平台有台湾5分彩 拱趴十三水 藏宝阁香港相关资料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 腾讯分分投注平台 陕西11选五的技巧 mg4155官网 捕鱼达人2电脑版 2019年香港小鱼儿开奖029期 大乐透随机选号5注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爱彩乐 vivo手机游戏 伟德足球注册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牛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