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降頭師

    陽城市喜來登酒店,1116號套房之中;許子平精神有些萎靡地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兩眼有些失神。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許哥,這個虧咱們可吃得不小,那小子以為他能打就了不起?我今天晚上就叫人去弄死他!”橫頭橫臉的唐浩,鼻梁上貼著一個大膠布,臉上滿是猙獰和惱怒,但看起來確實可笑之極。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在南省可沒吃過這樣的虧,從來只有他打別人,還沒見過別人敢打他;這回被人一拳把鼻梁打斷了,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一旁的張根也是一臉的贊成,雖然那一腳沒踢出他什么大麻煩來,但他這肚子現在都還在隱隱作痛;話說三人在南省都是橫著走的角色,這樣的虧,不能吃!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閉嘴!”被兩人這一陣嘈雜弄得頭暈腦脹的許子平,羞怒一拍桌子,道:“我說了不要再提這個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平子,你這話怎么說的?吃了這么大的虧,咱們就算了?”張根一臉的陰狠,道:“難道你就被他幾句話給嚇到了?你要是怕,我們自己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提起這事,許子平臉色便是一青,前天這被嚇尿褲子的事,是他一生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想起這個,他現在都覺得羞恥;雖然被父親告誡過,被自家那弟弟的遭遇給警示過,但怎么會被人兩句話就嚇得尿了一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個小子來頭不小,少陽的事你們聽說過吧!”許子平寒聲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少陽?”張根和唐浩兩人對視了一眼,許少陽這個妖嬈的家伙,雖然他們都有些看不上眼,但卻也不得不承認,許少陽的手段一點不比他們差,甚至有些時候還陰狠厲害的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他被省廳拘留了半個月,就是因為這小子!”說起這事,許子平的臉色有些難看;這事他知道的很清楚,當時為了這事父親親自去了省廳,結果回來的時候臉色青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是因為這家伙?”張根和唐浩臉色也是一變,能夠讓許省長都無功而返的,那可就真了不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張根深吸了口氣,沉聲道:“那這小子,到底是個什么來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不知道!”我父親只說讓我們以后都絕對不要去招惹他,許子平陰聲地道:“否則,你們以為我不想弄死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一旁的唐浩喘著粗氣,咬牙切齒地道:“難道這事就這么算了?咱們就這樣放過他?這不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我還沒吃過這樣的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張根臉色陰沉,沉默了一陣之后,突然道:“這虧不能吃,不過我們可以想其他辦法!”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什么辦法?”許子平眼睛也是一亮,看向一旁的張根,他知曉張根這廝向來陰狠的緊,而且做事最是穩妥,前兩日之事,便是他出的主意;若不是有那個龜兒子插了一手,自己早就得手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最近北省從泰國來了一位昆布師傅,我聽楊強說靈驗的緊…有個跟他一直作對的家伙,被那位昆布師傅直接弄沒了,一點痕跡都沒有!”張根寒聲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楊強?哦,我知道,這家伙在北省很是有些背景!”一旁的唐浩點了點頭,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許子平關心的倒不是這個,他眼睛微微一瞇,道:“難道是泰國來的降頭師?”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沒錯,就是降頭師…”張根陰聲冷笑道:“我們讓人去把他請過來,讓他出手,弄那個小子,悄無聲息,弄個意外什么的;然后再送昆布大師回國,就算是別人查也查不到我們頭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許子平緩緩點頭,沉默了起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唐浩這時猙獰著嘴臉,寒聲地道:“許哥,這事我可忍不了,一定要弄死他,你們不做,我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你這什么話,要做當然是一起!”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聽著唐浩的這話,許子平一咬牙,寒聲地道:“咱們兄弟一起干妹,一起喝酒,碰到這事,自然也要一起搞,這口氣,我也一定要出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那好,那就這么定下了,我去聯系楊強,讓他請那位昆布師傅過來,看弄死那小子要個什么價碼!”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行…你先探探,只要價格不太狠,就弄!”許子平眼中滿是狠毒之色,咬牙切齒地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彷小南是一個居安思危的人。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雖然手頭有了三副虎煉湯,但彷小南絲毫不敢有任何的懈怠,要知道這三副虎煉湯的藥錢,可是花了他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賺到,而且自己還倒貼進去不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一張亂神符可以賣十五萬,也就是說,他必須畫七張亂神符才能夠一天的藥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只是以他的成功率,而且還要兼著畫聚魂符,除非不上課不出門,一天都悶在書房,才有那么一絲絲的可能。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當然,這種情況是不現實的;彷小南同學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孩子,這課還是要上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所以彷小南現在除了奮力畫符賺錢之外,勉強只能維持著吃一天藥,停一天的狀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種狀態讓彷小南有些頭疼。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停一天藥,修煉效率便是至少降低七成,這讓他頗是惱火;但這錢怎么來,實在是沒有其他辦法可想,畢竟一天要上百萬,除了走歪門路,他還真想不到這錢能怎么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只不過這歪門路,那是不可能走的;所以彷小南也只能是想辦法多畫一些道符,能多掙幾萬是幾萬。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天下午,東原機場vip通道里邊緩步地走出兩人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走在前邊的一人,身材不高,看起來三四十歲,頭發微卷,皮膚黝黑,身上一件花花哨哨的外套相當的打眼;這一臉陰冷地昂著腦袋緩步走在前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旁邊一個滿臉猥瑣的年輕人,拖著一個箱子,笑嘻嘻地走在一旁,湊到這卷發中年人耳邊,低聲地言語著什么;讓著中年人那陰冷的面龐之上也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很快的,兩人便被人舉著牌子迎接了過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然后坐上了一輛奔馳s600,朝著東原市區,快速而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哦?人已經到了?”許子平看著前邊的張根,眼中露出了一絲興奮之色。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對,已經到了,現在住在喜來登酒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張根興奮地道:“我聽楊強說,這位昆布大師,不只是殺人手段了得;而且聽說他有幾種藥,相當的有效;比如可一夜舉槍不倒,還有碰到趙小玉那種不長眼睛的,只要輕輕地用藥甩到她身上,她就一眼對你鐘情…”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還有這事?”許子平眼睛一亮。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當然,我說了請諸位昆布大師一起吃晚飯,咱們等下一起過去,打探一下便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好,好!”許子平滿意地點頭道。未完待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世界杯足球游戏单机版 三分赛车单双计划软件 十三水怎么玩 重时时彩开奖结果360 北京快3遗漏 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 pc28蛋蛋预测尽享网 幸运飞艇走势教程看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连接线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49彩票APP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下载 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靠谱的河北时时官网 斗地主三张牌豹子叫什么 羽毛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