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0章 會審徐輝祖

    徐輝祖是何許人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中山王徐達的長子,世襲魏國公,在軍中的地位,也僅次于馮勝和藍玉等老將而已,是絕對的實力派。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面對自己的妹妹,那是沒什么辦法,可面對柳淳就不一樣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位須發皆乍,宛如發怒的猛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敢跟我叫板,找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們都是死人嗎?居然把阿貓阿狗都放進來了!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一聲怒吼,家將手忙腳亂,紛紛沖了上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柳淳倒是沒什么,可他身邊還站著朱高煦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家伙又是皇孫,又是王爺的外孫,他帶著人進府,家丁能有什么辦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位大人,請出去吧!別讓我們費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家將向柳淳圍過來,朱高煦把小眼睛瞪得溜圓,怒喝道:“滾,都給我滾出去!以下犯上,你們都該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小家伙跟獅虎一般,威風十足。奈何年紀太小了,不管表情多猙獰,缺了一顆門牙,怎么看都沒啥威懾力,相反,還讓人發笑……真是又兇又萌,兇萌兇萌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就這么個小東西,你們也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氣得大步過來,探手揪住了朱高煦的衣領,把他直接提到了一邊,絲毫不管小家伙拳打腳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不動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家將這回可不擔心了,直接殺向了柳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柳淳此刻很平靜,甚至想笑……自己在北平,還算個人物,到了京城,就真的不怎么樣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姓徐的,你沒聽過一句話,叫莫欺少年窮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以為我當真沒有半點準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連點后手都沒有,就直接沖徐府,那不是勇氣,而是傻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魏國公,你去外面瞧瞧,是誰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面沉似水,他已經從簡單的對話當中,知道了柳淳的身份,而且徐輝祖也把教壞妹妹的罪名按在了柳淳頭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個臭小子,敢摻和我們徐家的事情,弄得家宅不寧,老子立刻就殺了你,也沒有什么不可以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管誰來,全都救不了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一次徐輝祖打算親自動手……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有人咳嗽了一聲。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個……徐賢侄,都是自己人,有事好說,何必大吵大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藍玉晃著高大的身軀,從外面幾步進來,直接站在了柳淳的身前,像是一堵墻似的,把柳淳?;さ醚涎鮮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藍玉比徐輝祖的年紀沒大太多,但他跟徐達是一輩的,自然是徐輝祖的叔父,而且攻破北元之后,藍玉威望迅速提高,儼然當世第一名將,只是他為何要幫柳淳,真是稀奇??!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強忍著怒火,沖藍玉抱拳,“原來是梁國公駕到,小侄失禮了……當下小侄家中還有些私事,不方便招待,請叔父見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話翻譯過來,就是我處理自己家的事情,不相干的人走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藍玉當然明白,可他就是不動如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賢侄,稍安勿躁,還有人要來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大惑不解,沒一會兒,果然響起腳步聲,一隊穿著飛魚服的錦衣衛駕到……為首不是別人,正是指揮使蔣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都愣了,這是什么意思?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錦衣衛怎么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犯了什么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值得指揮使親自出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得不說,錦衣衛真是兇名赫赫,哪怕連徐輝祖都心驚肉跳,不寒而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蔣大人,你這是所為何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蔣瓛是個很清秀細瘦的中年人,如果換身儒衫,就是個書生,誰能想象,就是這家伙,執掌最可怕的錦衣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哈哈哈,魏國公,請恕下官冒昧打擾之罪。你放心,我過來就是了解一些情況,絕沒有對貴府不利的意思!”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也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在心里罵娘,錦衣衛壞滴很,老子信了你的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位魏國公輕咳一聲,正色道:“既然蔣大人有事,那就問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別忙,還有人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有?”徐輝祖都目瞪口呆了,他不由得看向柳淳……這小子不是大寧的一個小官嗎?他不是第一次進京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有多大的本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來了個梁國公不夠,又來了錦衣衛指揮使,還有人要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是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難道是陛下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都有點肝疼了,臉色很難看。倒是藍玉,在花廳四處亂轉,突然,從一個木盒子里翻出一個精致的茶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藍玉眉開眼笑,跟發現了寶貝似的,“小子,這可是當世最后的小龍團了,陛下體恤百姓,降旨不準進貢。也只有他們中山王府,還藏有一點,我那里都沒有!來,咱品品這第一貢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的心都在滴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該死的藍玉,你屬哮天犬的不成?這是他爹生前留下的寶貝,居然讓藍玉給翻出來了!更可氣的是他居然要跟姓柳的一起品茶,你們兩個粗魯的家伙,能品出什么味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正在徐輝祖暴怒,沒法發泄之時,外面真的又來人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太子朱標快步走進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剛剛接到了軍報,父皇要去處理政務,只得讓我替父皇前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腦袋嗡了一聲,當真驚動了陛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姓柳的有多大的本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的內心,不停咆哮……可臉上還要保持笑容,滋味很不好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殿下,臣治家無方,驚動了圣駕,甘愿領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朱標倒是和氣,笑道:“不礙的,你忙于軍務,家里頭有些紛爭,也是情理之中,沒人會怪你的?!敝劣諂淥?,就不好說了……朱標沒點破,但誰都知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越發惴惴不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朱標坐在了中間,藍玉和蔣瓛坐在了右邊,徐輝祖坐在了左邊,至于柳淳,還有朱高熾和朱高煦,站在一邊看戲就夠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妙錦偷眼望柳淳,發現柳淳正沖著她微笑,小丫頭瞬間來了精神,反正都這樣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有什么事情,都給掀出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殿下,我要告家廟的尼姑澄心,她,她哄騙孫媽媽的錢財,害得她人也瘋了,金銀首飾,一無所有,我要給她討回公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朱標微微點頭,“所以你就把家廟周圍的土地都給買下,把家廟圍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嗯!外面的人進不去,自然不會受害,里面的人出不來,也就不會害人!”小丫頭理直氣壯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哪里聽得進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殿下,孫媽媽不過是一個仆婦,她把金銀細軟給了廟里,也是心甘情愿,并沒有逼迫……試問,這京城大戶人家,又有幾家沒有家廟的?舍妹的作為,實在是讓人無法理解!不可理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妙錦想要反駁,朱標忙擺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們先不要爭吵,魏國公,你既然說是家廟,那廟里的開銷,可都是王府在支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下意識點頭,“那是自然……不過,應該有些善男信女的香火錢,哪個廟里不是如此???”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朱標淡然輕笑,又轉向了柳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前幾天父皇召見,讓你擬定一個回收舊幣,穩定寶鈔的方略,你現在研究的如何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柳淳忙道:“殿下,臣這幾日查了一些公文,又請教了錦衣衛方面……根據臣知道的情況,在京的許多大戶,都通過各種辦法,把手上的寶鈔換成了金銀,有的干脆就去買田買地,還有拿出去放貸食利……魏國公,這些事情,不知道你可有耳聞???”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吸了口冷氣,他也不是傻瓜,柳淳多大的本事,能請來這么多人幫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莫非……家廟真的有問題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徐輝祖別的不知道,但他可知道一點,那就是家里的寶鈔沒有多少,幾乎全都被妻子換成了真金白銀,他也沒多想,誰都知道寶鈔不值錢,換了才好,徐輝祖還夸夫人會理財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寶鈔,家廟,太子,錦衣衛……徐輝祖突然打了個冷顫,不好!要出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福建时时诈骗团伙 辽宁省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利彩票预测 深圳福彩开奖22选1 时时时时彩开奖号码 浙江11选5在线计划 加拿大pc刮刮乐开奖 大乐透走势200 江苏时时骗局 体彩排列三最近1000期走势图 深圳风采开奖几点开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分布走势图 万众福最快开奖结果 幸运快乐8开奖网站 解太湖钓叟 篮彩大小分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