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68章 神殿!

    聯邦與道宮的這一戰,已然在所難免,只不過此刻的王寶樂,卻對這些毫不知情,處于昏迷中的他,在小姐姐的幫助下,借助飛仙臺,飄散到了一個以他的修為,絕不可能到達之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即便是以他繼法弟子的身份,能來到這里也很是勉強,需要一定的機緣才可,而這機緣,顯然來自小姐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里的天空,與劍身區域的黯淡與破損不同,此地的蒼穹一半是黑色,一般是如火焰般的赤色,甚至仔細去看,還能看到那赤色的區域內,虛無都在扭曲,好似有高溫在內繚繞,使得半個蒼穹,仿佛在不斷的流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另一半黑色蒼穹,更像是星空般,能看到無數閃爍的星辰,至于大地……竟沒有火海,而是一片平原,雖沒有什么植被,但在這里卻看不見絲毫經歷戰爭后的廢墟與殘骸。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此刻,在這地面上,王寶樂躺在那里,一動不動,他之前的傷勢實在太重了,以至于哪怕具備青蓮,可昏迷的王寶樂,依舊恢復緩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逝,不知過去了多久,而這里的天空,也沒有絲毫變化,自然也沒有所謂的白晝黑夜,仿佛永恒不變,始終如此,至少,在睜開眼睛的王寶樂的目中,天空就是這般,毫無變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在哪里……”隨著雙目的開闔,隨著身體的虛弱以及來自全身的劇痛,使得王寶樂的目中有些茫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已經蘇醒了一整天,可腦?;牖胴?,一片空白,就仿佛記憶與大腦的連接出現了問題,使得他在這一天里,除了怔怔的望著天空,沒有了其他任何反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直至一整天的時間過去后,隨著傷勢的越發恢復,那些仿佛與大腦失去連接的記憶,才慢慢的浮現上來,可依舊有些模糊,就仿佛,自己在昏迷前,施展了一些恐怖的秘法所形成的副作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死道戰艦……悠然道人……追殺……本命劍鞘……”在這記憶慢慢浮現中,王寶樂躺在那里,茫然的思索后,他的呼吸忽然急促起來,眼睛也在這一剎那,從之前的茫然,變的略微有了些焦點。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想起來了,我被悠然道人追殺,最終時刻激發了本命劍鞘里的一道禁制絲線……將悠然道人斬殺!”王寶樂想到這里,頓時本能的就警惕起來,而這警惕所帶動的心神與身體的緊繃,使得他猛地就從地面上坐了起來,立刻看向四周,隨后又抬頭望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四周的空曠,蒼穹的詭異,使得王寶樂沉默許久,慢慢閉上了眼,在心底呼喚小姐姐,可卻沒有得到回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直至他再次睜開雙眼時,王寶樂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傷勢如今已恢復了一半,唯獨腦海的昏昏沉沉,依舊存在,雖對身體沒太多影響,可腦海里的記憶,很多事情,哪怕還能想起,可卻淡了一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至于原因,王寶樂想了很多,答案也有不少,但他認為最正確的……或許是與自己強行運用本命劍鞘有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是因我的修為,不足以動用劍鞘,所以才會在強行刺激施展后,出現這種好似記憶渙散,如要被抹去的后果么……”王寶樂沉默半晌,喃喃低語時,他揉著眉心,再次打量四周與蒼穹,想要確定自己的位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正是因如今的他意識回歸,所以在這仔細的打量中,漸漸王寶樂氣息更為急促,面色連續變化多次,甚至他還深吸氣下站了起來,忍著眩暈邁步疾馳,在這四周探查后,他回到原地時,站在那里,心神已然掀起大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是劍柄區域,這里也不是什么島嶼,同時也不是劍身區域,這里非但沒有火海,就連禁制也都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有溫度……這里的溫度,低于劍柄區域,更低于劍身區域……”王寶樂心跳加速,抬頭望著蒼穹,在仔細的觀察了赤色蒼穹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黑色如星空般的天空上,望著那些星辰,找到了里面熟悉的星座后,王寶樂身體再次一顫,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所在何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劍尖……”低頭望著腳下的大地,王寶樂腦海好似有雷霆劃過,震的他全身顫栗,他用了好半晌,才接受了自己居然到了劍尖區域這一現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答案,王寶樂心中多少有了一些猜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是小姐姐么……在我昏迷后,她帶我到了這里?”王寶樂輕聲低語,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盤膝坐下取出丹藥,繼續療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在他的記憶里,悠然道人已經隕落,所以在他看去,聯邦與道宮的戰爭,大概率是不可能進行了,且就算還是開戰,想來也不會如當初般差距之大,毫無還手之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以王寶樂沒有著急,而是用了數天的時間,讓傷勢與身體恢復到了八成多后,在腦海中的記憶更加牢固時,這才站起了身,目中警惕不減,在這劍尖區域,開始了探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身為蒼茫道宮太上長老,王寶樂知道一些尋常道宮弟子所不知曉的事情,比如這劍尖區域內……可以說是蒼茫道宮的禁地,傳聞中……這里有蒼茫道宮的一些老祖沉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些老祖,最弱的都是行星境,更有恒星境,甚至馮秋然曾說過,她認為,道宮的劍尖上,一定還有星域老祖存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雖沒有證據,但這一點,滅裂子也都如此認為,當時王寶樂只是聽,即便是想過自己會有一天來到劍尖,但在他的想法中,遠不是這一次般這么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尤其是小姐姐又沉睡,這就讓王寶樂謹慎中,放緩了腳步,一邊觀察,一邊前行,而這劍尖區域雖大,可與劍身比較,顯然遠遠不如,所以在前行了數日后,哪怕天空沒有任何變化,但大地卻出現了不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大地好似被人為的分割般,在王寶樂的前方,出現了一條冰雪形成的長長的看不見邊際的界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站在冰雪前,王寶樂望著一丈外的雪地,他沉吟了一下,踏了過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在走進雪地的瞬間,一股刺骨的寒風撲面而來,卻終止在他身后的界限處,就仿佛與外面的平原,處于不同空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蒼穹一半火焰彌漫,一半星空璀璨,而地面又是冰雪覆蓋,這奇異的一幕,讓王寶樂謹慎更多,但卻沒有停止腳步,只不過步伐不快,小心翼翼中,不知過去了多久,當王寶樂看到了遠處的大地上,出現在自己目中的三個巨大的模糊的建筑時,他腳步一頓,眼睛也隨之睜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半晌,王寶樂吸了口氣,速度加快,隨著靠近,那三個磅礴的建筑,也越發在他的目中清晰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赫然是三座……足有數百丈高的巨大宮殿,且還是被封印在了透明的寒冰中,就好似三座冰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浩瀚的同時,在王寶樂心神震動,靠近了一定范圍的剎那,忽然……竟從左側第一座冰封的宮殿內,突然散出了一縷神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神識狂暴無比,如同看不見的風暴,剎那就橫掃虛無而來,如同驚濤駭浪般向王寶樂這里拍擊而來,與其比較,王寶樂就好似海面上的孤舟,腦海直接就一片空白,好在這恐怖的神識沒有持續太久,就瞬間收回,同時一個沒有絲毫情緒,冰冷無比的聲音,也在這天地內回蕩開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繼法弟子身份,符合肩負道宮重建使命的遺澤要求,可開第一座靈殿,獲得造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話語一出,沒等王寶樂反應過來時,他前方不遠處,那左側第一座冰封的大殿,突然就傳來咔咔聲,剎那間,冰層碎裂,轟然脫落后,那座大殿,完整的顯露在了王寶樂的眼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更因冰封脫落,使得大殿好似沒有了被鎮壓之力,漸漸散出赤色血芒,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滔天而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2個事,1,我只是累了,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心里不得松緩,身體不得休息,感覺寫作成為了壓力而不是愛好了,于是單純想要給自己放個假,調整狀態,請不要胡亂的猜來猜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2,我也沒有說太監,不知道怎么就會有人喊我要太監了之類的,真的好煩啊,或許更新不會穩定,但我在休息期間,有碼字沖動就會寫一章,比如今天我生日,我就心情好了不少,寫了一章出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最后,求祝生日快樂:)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赛车稳赚不赔的方法 秒速时时手机版 海南七星彩怎样包码赢 北京pk10骗局全过程 彩乐网首页 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 6个号三中三 买双色球彩票有技巧和窍门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秒速时时采彩计划软件一期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三公扑克牌出千技巧 七星彩全部的历史纪录 下载APP送28元彩金100可提现 幸运分分彩定位胆必中法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