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9章 天門四杰

    聽著他們從瓷器聊到書畫,童瑤幾個人大氣不敢出,默默地傾聽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所有的古玩古董藝術品類中,書畫是最深奧,最高規格的收藏品。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曾經出現過一幅畫拍出史上最高價,也有數百萬砸下去被打眼的例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說他們,就連童皓他們目前也不敢觸碰書畫類,因為這是最耗費時間、最難鑒別真假的一門知識,學習門檻非常高。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因此,聽到沈風眠和這掌柜聊得興起,童瑤幾個耳朵豎起,聽得無比認真。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起紙,我倒比較喜歡絹,尤其是宋絹?!彼握乒裥γ忻械?,聲音悠長:“元代的絹比宋代的絹粗,不如宋絹細密潔白,相比之下,還是略顯下乘?!?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眉眼含笑,聲音不疾不徐:“明代的絹也不錯,只是略稀簿?!?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倆人從絹聊到紙,又從紙聊到畫,宋掌柜甚至完全忘了身在何處,直接坐下來不想走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聊到字畫,宋掌柜滿臉欣喜地看向沈風眠:“那沈老板是喜歡吳門派和松江派、蘇松派中的哪一位?可有藏品?”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笑了:“吳門四家我都挺喜歡的,可惜我未能收藏一幅?!?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旁邊有人聽不懂,輕聲問這吳門四家到底是什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們細細碎碎的念叨聲音雖然不大,但到底是噪音,影響了童瑤聽沈風眠他們的聊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她聽著心里煩得很,白了一眼:“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吳門派四大家,也稱明四家、天門四杰?!?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她態度不好,但幾個小朋友還是很高興的,有心想追問,又礙于沈風眠他們在聊天不好開口,但眼里的興奮簡直要溢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微微蹙眉沉吟:“吳門四家,我倒也略有了解……沈周和文徵明這兩位名士,淡于仕進,詩、書、畫三絕,淵源、畫趣相近,又各有擅長和特點……不過,到底還是不如仇英?!?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捧著茶盞,笑睨著掌柜:“仇英為職業畫家,與唐寅同師周臣,技法全面,功力精湛,從臨摹前人名跡處得益,他們與沈周兩位本就不一樣,倒不好分出高低?!?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說起這些,簡直如數家珍,聽得眾人一愣一愣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顯然有些意外,眼中迸發出驚喜,笑容更加真切:“說起來,店里倒是有一幅仇英《文姬歸漢長卷》的仿作,沈老板可有興趣一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很給面子地點頭并跟著站了起來,起身往另一側書畫柜走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一邊走,一邊笑著:“09年的時候,香港長風春季拍賣,可惜我未能前往,一直深以為撼?!?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時我倒是去了,不過只看了一眼,那時候年紀小,關注點更多的在于它1。12億美元的拍賣價?!?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輕描淡寫,殊不知這番話在眾人聽來是如此驚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時的拍賣會,入場券極為難得,尤其是這壓軸作品,非等閑基本不可能親眼看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微驚,頗為感慨:“這樣的經驗真是太難得了……可惜我當時無緣得見,唉……就因為錯過了這一次拍賣會,我后悔了整整三年,后來12年紐約華夏古代書畫拍賣專場的時候,我推了所有事過去了,本來都準備為客戶拍下《西園雅集圖》,但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面上浮起一抹遺憾的笑意,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有人忍不住追問了一句:“但是什么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哈哈一笑,搖搖頭:“但是拍不過人家?!?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安慰地看了他一眼,沉聲道:“畢竟是刷新仇英畫作拍賣的世界紀錄的拍賣會,310輪叫價,確實很有難度?!?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豈止是有難度,簡直是地獄式的難度,當時起拍價就是5億美元,后來更是拍出了9。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0億元)的天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想到這里,宋掌柜忽然想起沈風眠話中隱含的信息,目光驚異地看向沈風眠:“你也去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嗯?!鄙蚍緱咝α誦?,很是謙遜:“遠遠一觀,不曾觸碰?!?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忽然有點心塞,天知道,他只在屏幕上看到了,真跡他連影子都沒瞧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居然看到了真畫?天老爺啊,他的座位肯定和他不一樣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話間,已經走到了書畫柜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目光復雜地看了眼沈風眠,抬手取出那幅仿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說是仿作,但展開后仍然讓所有人微微一怔。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原因無他,這絹實在太真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微微泛黃的絹,畫法蒼秀,筆墨俊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人物的動態和表情都描繪地細致入微,嚴謹工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沈風眠仔細看了看,頗為驚異:“確實不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沒有伸手去摸,但因為他對仇英的字畫略有了解,所以還是能從細微的地方看出略微不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樣了,原本只在外圍觀看的人們緩緩走上前來,專注地盯著這幅畫。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以前也有不少人仿過《文姬歸漢長卷》,但都只得其形,未有其神韻,但這幅仿作卻有兩成仇英的韻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邊還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引著他們一同欣賞了好些幅字畫,都是極有份量的畫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有不少仿作,但難得是風韻獨到,畫工精雅,這樣明明白白地說出是仿作,反而更讓人歡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畢竟,真跡太難尋,雖然這是仿作,但用來送禮還是很合適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價值不會太高,也不會太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下有不少人當場拍板買了幾樣,宋掌柜眉開眼笑,連連道謝。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秦清悅跟著沈風眠一起坐到一旁喝茶,壓低聲音問他:“你要不要買一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了?!鄙蚍緱唄睪茸挪?,眉目舒展:“上趕子買賣沒意思?!?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掌柜開始忙了,沈風眠也沒去打擾。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除了偶爾幾次目光匯聚,彼此會點頭微笑以外,沈風眠沒再四處查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一天,榮盛堂生意不錯,尤其是仿的字畫賣了不少幅,算是開門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本以為會是這樣相安無事地相處下去,沒想到第二天榮盛堂上了些新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童皓聽了按捺不住,慫恿童瑤去看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回童瑤沒拒絕,利索地跑去逛了一圈,回來欲言又止:“他們把一樓的東西全撤了,二樓也加了不少……我感覺,像是照著臻品齋上的貨?!?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一定牛彩票客服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一定牛彩票客服        一定牛彩票客服

五分赛车是什么彩票 这一期大乐透开奖号 新时时走势图怎么不全 福建36选7开奖走势结果 欢乐生肖时时彩计划 106官网彩票平台app 全套vr需要什么设备 三分时时彩计划群 2015腾龙时时彩做号 搜河南22选5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图 重庆计划软件 好彩3选号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十分彩是真的吗 河北福彩20选5开